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在一處靜寂的濃霧小徑,突然一陣急亂的腳步聲迎面而來,小夢不停地狂奔 著,斗大的汗水由臉上滴落,期待的心情蓋過了疲倦,小夢

第三天牠剛到,一條大魚從河裡跳出來,大叫:「你要是再敢用胡蘿蔔當魚餌,我不會再饒你。」禮服
 在一處靜寂的濃霧小徑,突然一陣急亂的腳步聲迎面而來,小夢不停地狂奔
著,斗大的汗水由臉上滴落,期待的心情蓋過了疲倦,小夢腦海不斷地想著:

  「父親……我的父親,我就要見到他了。」

  在小夢離開之後,武劍官抱起雅儀冰冷的身軀,憐惜地摸著雅儀清秀的臉蛋
,雅儀美麗的臉龐,如同睡覺一般微笑著,可惜佳人再也不會醒來了,武劍官內
心攪痛無比……

  天譴對著雅儀說:「從今天起,我再也不會留下妳一個人了!」

  夕陽西下,大地一片眩紅,天譴武劍官抱著雅儀,走向夕陽的盡頭……

  孤獨的身影永遠是孤獨,或許,這也是武劍官所不能取捨的……愛吧……


  在西塵天之中,神秘簫聲對上殺手三人組,吹簫者溫儒的形影若隱若現,殺
手三人眼神一對,以三角殺法從三方向中心猛攻,三人的武功皆是不世高手,刀
劍以不留活命的空���向簫聲進攻,此時悅耳的簫聲再度響起,當刀劍觸及吹簫者
衣袍時,三人只覺得眼前一花,剎那間,三條鮮紅的血柱噴上昏暗的天空,當三
人恢復警覺心之時,彼此的刀劍已深深刺入對方的身上,流下殷紅的鮮血,而吹
簫者已消失無蹤了,殺手三人組-------亡!

  「慾海深淵,名利心不變,大同世界,人人心相連,何等美麗啊。」吹簫者
此時步出戰局,消失在夜空之下。

  就在吹簫者離開之後,一名一直藏匿在暗處的黑面怪人步出,雙眼看向三人
組,輕蔑地笑著:「哈哈哈……憑你們三個,就想揭穿吹簫者的身份,如今死於
『白浪開光』之下,算是愚蠢至極了,哈哈哈……」

  經過三晝夜不停的趕路,在早風吹拂下,小夢已進入儒天的分界牌了,正當
小夢試圖前進時,一道劍光劃破沙塵而來,小夢急忙縮腳,只見一條深約兩寸的
劍痕劃在分界牌邊,同時在濃厚的殺氣中,現出一條人影。

  「此路不准通行!」一名短髮的少年持劍而立,大聲地說道:

  「試圖進入者,殺無赦!」

  持劍少年看來不過十、七八歲,但精湛的劍法並不輸給一等高手,小夢連忙
道:「在下是天譴武劍官的徒弟,為緊要事情而來,請求一見白色皇衣前輩。」

  少年回道:「師父目前不便接見任何人,妳請回吧!」

  小夢急著說:「不行啊,此事十萬火急,我一定要見到前輩。」說完便欲進
入。

  「嗯……」少年劍眉微蹙,身隨意動,一道凜冽的劍芒刺向小夢,小夢早有
準備,一個翻身閃過劍芒後,幾個彈跳,身子已躍出數十丈遠,甩開了少年。

  「可惡!」少年急起直追,施出上乘輕功,緊追在小夢身後,兩人一前一後
,乍看之下猶如流星趕月,破風揚塵般地逆風而行。

  小夢的輕功雖是一絕,可是連日來的疲憊,使得小夢的體力已近極限,加上
期待見到生父的心情,小夢一口氣提不上來,真氣一濁,整個人自半空跌了下來
,正好落在一片池塘內,池水濺起約三丈高,激起閃亮的水花。

  小夢這樣一摔,竟昏厥了過去,隨後趕到的少年見小夢久久未起身,覺得情
形不對, 急忙跳進池塘內救人。

  在水中的小夢由於缺氧,加上口鼻進水,已毫無能力掙扎了,正當小夢漸漸
失去意識時,一口及時的真氣貫入口中,小夢緩緩地睜開眼睛,只見短髮少年正
以口傳送真氣,小夢霎時臉熱耳紅,但無奈全身酥軟無力,半點掙扎的氣力都沒
,就又閉上了眼。

  片刻後,少年抱著小夢離開了水面,少年將小夢平放在草坪上,基於救人,
少年把手放在小夢豐滿的胸部上,緩緩地替她輸入真氣,小夢感覺胸部一陣溫暖
,似乎有人正在搓揉自己的玉峰,微微睜眼偷看,短髮少年正專心一致地治療,
小夢愈發舒服,乳尖不自主地挺了起來,雖然小夢穿的衣服不算少,但被水浸濕
之後,勃起的乳頭明顯地突出在衣服的外表。

  少年顯然毫無發覺,小夢一陣竊笑後,伸手迅速點了少年的穴道,少年只覺
背部一陣麻痛,全身已不能動彈,小夢站起身來,在少年的面前褪去了所有衣服
,穠纖合度的胴體便完全展現在少年眼前,少年一陣昏眩,感覺似乎全身的血液
都往下半身集中,堅挺了起來,小夢格格地笑道:「我只想擰一下濕透的衣服,
為什麼你會那麼地高挺呀,看在你剛才救了我的份上,幫你服務一下好了。」

  說完,小夢脫下少年的短褲,年輕的成熟肉棒正高高地聳立著,小夢小聲說
了「好大呦!」便吞了下去,小夢小巧的小嘴含著少年的分身,用口水濕潤了肉
莖之後,便一把插入已經濕掉的花心,前前後後地活動著,小夢感到無比的興奮
,跟之前與武劍官做愛的程度完全不同,少年的分身帶著一股活力的朝氣,不斷
摩擦小夢黏滑的花道,小夢上下不停地擺動臀部,豐滿的乳房也同時隨著節奏有
規律地搖晃著,中心的粉紅突起興奮地上下跳動著。

  就在小夢達到高潮的同時,少年被壓搾的熱水管也噴射出濃濃白色的液體,
完全地射進了小夢子宮的深處。

  小夢愉快地望著少年,重新換上了擰乾的衣服,眨眼地笑道:「謝謝你好吃
的招待,我的小洞洞被你塞得滿滿的,下次我則要讓上面的嘴巴嘗嘗你溫熱的豆
漿,但現在我要去找前輩了,等我回來再幫你解穴道吧。」

  小夢說完,踏著輕快的步伐,前往找尋儒天之主--白色皇衣靜琉君。 明亮的月輪高懸夜空,淡淡的月光照向道天,觸目所見,乃是一座新起的墳
墓,上頭寫著:「無緣之徒文雅儀之墓,師天譴武劍官題。」

  墳前插滿道天特有的羊璃花,同時也是文雅儀生前最愛的花朵,武劍官默默
站在墓前,一言不發地回想著曾經有過的一切,自雅儀第一天入門,到最後天人
永隔,殘酷的事實使得天譴的心中陣陣酸痛。

  「雅儀,天譴將會一輩子在妳身邊,妳應該不會寂寞吧。」當武劍官沉醉在
回憶之中時……一陣悲哀的笛聲從遠而至,天譴頓時神經緊繃,握住了背上的長
劍,一言不發地望著前方。

  此時笛聲停了,無聲的環境中卻充斥了莫名的氣氛,片刻後,一封飛信從天
而降,落在武劍官腳前。

  當武劍官看完信之後,劍眉深蹙,臉色凝重地嘆氣:「該來的終於來了。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身在儒天之中的小夢,走了近半個時辰,所見之處,盡是鳥語花香,潺潺流
水之美景,在一處水流之中,隱約藏著一座洞府,小夢疑惑地向前踏進,只見洞
口懸掛著一副對聯:「閑淡尋道是非常,風動靜水落海棠。」

  聯上之字寫得龍飛鳳舞,蒼勁有力,正所謂柔中帶剛,即是如此而已,小夢
不覺接下了詩:「百里尋香問樵途,龍吟虎嘯麒麟揚。」

  就在小夢忘神地欣賞著字畫之時,一聲柔和平穩的聲音由後傳出:「接得好
,不過詩中迷惘的程度過高,顯示出期待迷惑的心情;那麼,妳應該是來此地找
人的,是嗎?」

  小夢猛然一回頭,吃了一驚,一時居然忘了呼吸。

  來者長髮垂肩,著著一身雪白的衣袍,額頭上有著象徵文氣的櫻花印,手中
握著一件文雅的裝飾品,令人吃驚的是此人居然白髮朱顏,比起剛才的少年,簡
直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  小夢禮貌地說道:「請傳告白色皇衣前輩,後生羅墩華夢神拜訪。」白衣文
士道:「在下靜琉君,不知姑娘找吾何事。」

  小夢接著又是一愣:靜琉君,儒天之主-白色皇衣靜琉君,居然就在自己面
前,小夢頓時熱淚盈框,一句「爹」幾乎脫口而出,但隨即恢復了冷靜,說道:

  「師父武劍官命我前來,請教前輩劍官世家的宿命。」

  「那武劍官人呢?」靜琉君問道,小夢說:「應該回道天了吧。」

  「應該回道天?這句話是何意思?」靜琉君疑惑地問道;小夢道:

  「師父說他要把儀姐葬在道天,所以……我想師父現在應該回去了吧。」

  靜琉君再問:「儀姐?葬在道天?妳把所有事情從頭敘述一遍。」

  小夢道:「事情是這樣的……」

  「唉呀!不妙啊!」靜琉君大叫一聲,隨即一跳而起,直奔道天方向,小夢
滿頭霧水,不知如何是好,但心裡總有著一股莫名的壓力及不安,於是跟在靜琉
君之後離開了儒天……

  靜琉君施出絕世輕功,身化光形,如流星趕月一般,直直奔向道天,嘴裡不
停地說著:「天譴,你太傻了,居然惹到塵天五皇之一的樂皇……但願還來得及
啊。」

  就在靜琉全速趕往之時,一名黑面怪人從樹後閃出,望著皇衣漸漸遠去的身
影,怪聲地笑著:「桀桀桀……天譴遭天譴,靜琉不靜流,死劫!死厄!死定!
死亡……嘿嘿嘿……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夜深人靜,沉靡的氣息充斥著整個道天,武劍官已做好準備,等待信中所寫
:「天譴非天譴,劍官倒劍棺,冥樂終生命,五更生死判……」

  五更已到,早露凝珠,在一片茫茫晨霧中,響起一陣嘹亮的簫聲,武劍官反
手握著劍柄,等待極端來到,天譴知道這將是不可避免的衝突,同時也是自己最
後的一戰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就在武劍官面臨死厄之時,白色皇衣的光形已趕到,正當靜琉君進入道天之
時,哀怨的笛聲又再度響起,同時一道光芒旋出,只見一名年輕女子手持音笛,
擋住靜琉的去路,白色皇衣道:「這位姑娘請讓路,在下要進入救人。」年輕女
子道:「你還不知道嗎?當簫聲響起,武劍官之死便已經注定,永遠更改不了。
」靜琉道:「無論如何,吾都要一試!」年輕女子笑道:

  「你進不了,白色皇衣靜琉君。」

  靜琉君大驚:「你們是一伙的……」

  緊張……道天之內,五更已到,武劍官生命垂危,他有可能擋住吹簫者的逼
殺,而化險為宜嗎?道天之外,神秘女子擋住去路,靜琉君萬分焦急,他有機會
伸出援手嗎?
五更天明,和煦的陽光漸漸昇起,金黃色的光輝隴罩大地,又是新的一天,
新的生機;但對天譴武劍官而言,〝明天〞這個名詞,是否會在他的生命中消失
,完全看著命運的判筆,會生?會死?此時此刻對武劍官來說已不重要,他所要
追尋的是一片祥和的世界,無人煙,無烽火,但無情的時間輪盤不停地轉動著,
就在此時……

  一陣淡淡的簫聲由遠處而來,同時一條溫雅的形影透早霧而至,天譴定神一
看,一位紫髮俊顏,衣色華麗,神態裝嚴的青年,手持淡紫紅色木簫,微笑地向
武劍官走來……

  天譴問道:「你就是樂皇派出的殺手嗎?」紫髮少年道:「對一位將死之人
,沒必要回答問題。」天譴道:「至少不想死在無名之徒的手上!」少年道:

  「無名並不可恥。」天譴道:「可否留下名字?」

  紫髮少年微思片刻後說道:「追求大同世界的音者,紫音簫貫天。」

  天譴道:「那我們算是同好了。」紫音道:「只有一刻。」天譴笑道:

  「足夠了!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道天之外,靜琉君與神秘女子相對而立,雙方情勢如同劍拔弩張,白色皇衣
救人心切,雙手凝氣,準備先發制人,女子笑道:「一代儒界奇葩,竟與女人動
手。」靜琉道:「非常時期,恕在下無禮。」女子道:「難道你也想步上武劍官
的後塵嗎?」靜琉道:「儒天之主,不受任何威脅!」女子道:「〝龍琴香〞三
字的份量足夠嗎?」靜琉:「這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  就在靜琉君啞言之際,二道冷冽的劍芒破風沙而來,持笛女子身子一翻閃過
兩道攻勢,靜琉君趁此空隙進入道天,破風一般地向道天深處前進。

  女子定神一看,小夢同短髮少年出現在面前,輕笑了幾聲:「遲了!」後隨
即消失了,小夢和少年也趕進道天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短短的一刻瞬息即過,而紫音卻依舊不動,武劍官問道:「為何如此冷靜?
」紫音道:「那是因為一切將要結束。」天譴道:「說得好,留神來!」

  武劍官先發制人,手握長劍運出絕招,「極道武劍!」天譴以刻不容緩之速
度攻向紫音,紫音立身不動,居然站著讓武劍官攻擊,天譴毫不留情,一劍刺穿
紫音的心窩,一道熱紅的鮮血噴出,灑的武劍官滿臉都是……

  正當天譴殺死了紫音之時,一道聲音從後面傳出:「你在往那裡攻擊?」武
劍官回頭一看,簫貫天正駐立在身後,微微地笑著。

  武劍官一摸臉上,原本鮮紅的血液卻不翼而飛了,一陣寒意湧上天譴的心頭
,紫音道:「最後的一招,將是一切的結束。」武劍官道:「求之不得。」

  此時悅耳的簫聲再度響起,紫音的身上漸漸泛出淡紫色的光芒,武劍官長凝
內元,準備發出今生最後的一招,當氣氛昇至最高點,兩人的絕招脫手而出……

  「白浪開光!」紫音雙手一揚,紫色光芒自手中凜冽的射出!

  「天譴武道斷劍魂!」武劍官打出武劍式中最強的一招,以雷霆萬鈞之勢而
來,劈天狂勢呼嘯即至,兩道氣芒相接,氣流飛竄石破天驚,鋒芒破雲山崩地裂
,兇猛的攻勢,激起漫天塵沙,爆炸的對決,猶如世界末日……

  待沙塵飄落,只見一道身影默默而立,自殺性的戰鬥……結束了。

  天上流雲片片,清早的微風送來早時的寒意,眾鳥齊鳴,共同迎接新的一天
來到,可是…………已有人魂斷今生了。

  「武劍官啊……………」靜琉君大喊著,同時天譴緊握著長劍的手上噴出了
鮮血,一道血痕從武劍官的額頭上流下,染紅了俊秀的臉龐,紅透了一身白色的
長袍,天譴武劍官雄偉的身軀漸漸倒了下來,倒在層層黃沙之上;「武劍官啊…
………」當靜琉君趕到之時,天譴已承受失敗的事實,血濺黃土了。

  靜琉君激動地說道:「武劍官,對不起,我來遲了,你要振作啊!」天譴緩
緩地說:「靜琉你……你終於來了………」靜琉道:「讓我來替你療傷!」天譴
道:「不……不必了…我………大限將至………走前……只想交待你………幾句
話……千萬……保護………道天…………不要讓不…………不死魔神………百命
………百命授…………接掌…………道……天……否則一切………就完了………
」靜琉道:「我知道,這是我們五人共同的任務!」

  天譴撐著最後一口氣. 對著蒼天狂笑:「哈…………冰冷途………看來武
劍官注定今世定獨航…………言無盡…卻無法忘掉情殤……雅儀呀!」語畢,武
劍官的長劍從鬆開的手中掉落,默默隨著主人之死,而倒落沙塵……

  「師父啊…………」隨後而至的小夢,看見殘酷的事實,不禁淚流滿面,仰
天哭泣,但有誰知道,這一切的一切,只是一樁陰謀的序曲而已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「紅樂,妳為什麼從戰局中將我拉出?」紫音憤憤地說,持笛女子道:「武
劍官劍式凜利,我怕你……………」紫音道:「武劍官真不愧是一代高手,只可
惜惹上樂皇……………」紅樂道:「現在就回報樂皇嗎?」紫音笑道:「當然不
是,我要先做完一件事後再回報。」紅樂道:「什麼事啊………難道是?」紫音
道:「答對了。」同時伸手往紅樂的美胸揉動著,紅樂的胸部雖然小了點,但由
於還在發育中,所以當紫音搓揉的時候,紅樂感受到輕微的痛楚,可是誠實的身
體已開始作出前奏的反應了……

  紫音從後抱住紅樂,由背後搓著乳房,挺立的分身則不斷摩擦紅樂雙臀中間
的裂縫,紅樂不覺地顫抖了一下,同時自胯下流出透明的液體,紫音用雙手的食
指玩弄著紅樂突出的山尖,用牙齒輕咬了紅樂的耳垂,說道:「我現在想要,給
我看吧,妳的一切……」「嗯……」紅樂頷首,脫下了內褲,緩緩張開雙腳,露
出蜜汁滿溢的櫻色花園,紅樂嬌羞地用雙手手指拉開了鬧洪水的車站入口,粉紅
色的肉壁隨著呼吸而不停地張縮著,紅樂嬌聲的說:「快進來啊…………紫音哥
哥。」紫音隨即扶著巨形大火車,緩緩插進紅樂的迷你火車站………… 紫音把大火車緩緩駛進紅樂小小的車站,紅樂低頭看著紫音的分身不斷地往
自己體內插入,頓時興奮莫名,紫音看準時機,一口氣將熱棒插入紅樂幼嫩的花
洞深處,紅樂突然感覺一陣電流湧上心頭,身體不由得呈弓形地彎了起來,發出
喜悅的叫聲,紫音此時也開始運動臀部,不停地抽動著。

紅樂的臉頰漸泛紅暈,舒服地淫叫:「啊…………我的好哥哥…………你真的…
……好厲害唷………蠕動的大肉棒…………在我的體內………不停地……活動著
…………好……好舒服啊………」紅樂發育中的花道此時被紫音的大火車抽得微
微泛紅,透明的蜜汁順著肉棒流了出來,紫音道:「笛兒呀,妳的小穴在流口水
了,是不是還沒吃飽啊?哥哥我讓它飽餐一頓吧!」說罷,紫音加快了抽動的速
度。

  紅樂的花瓣陣陣律動,半成熟的花唇已經充血,緊緊箍著紫音的大水管,紫
音感覺到紅樂的玉道中有著微微的突起,不斷地刺激細嫩的龜頭,滑嫩的肉壁配
上小穴中的突起,使得紫音一下子就濱臨高點,紫音道:「笛兒妹妹,我要射了
!」紅樂嬌喘地道:「來呀…………把熱熱的………液體………全部射進………
…我的小穴裡………哥哥……………」紫音加強氣勢,猛烈地進攻數十下後,紫
音感受到一股強力的急流自紅樂陰道的深處疾射而出,當透明愛液射到紫音的男
根上時,紫音同時也到達了極限,一道更強力的水柱,狠狠射進紅樂的深處……

  「啊………………」紅樂發出一聲響徹雲霄的大叫,同時紅樂幼緻的嫩壁不
斷間歇地縮動著,把紫音萎縮的本體吸得緊緊的,一點要放它出來的意思都沒有
,兩人皆沉醉在高潮的餘味下,紫音親吻著紅樂的櫻唇,說道:「紅樂妹妹,等
妳長大後,哥哥一定娶妳為妻。」紅樂道:「哥哥,我好開心,也好幸福唷!」

  紫音聞著紅樂淡淡的髮香,緊抱住了紅樂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道天之內,數條人影默默駐立,回憶中的一切,皆是眾人共同所想之事:一
代道天之主-天譴武劍官曾經有過的輝煌歷史。

  靜琉君將武劍官埋葬在雅儀的墓邊,讓這一對無緣的師徒來世再續情緣……

  良久之後,小夢打破沉默,說道:「前輩,殺死師父的兇手是誰?」靜琉道
:「此事由我處理,妳只要照著天譴生前的交待去做即可。」小夢道:「可是我
…………」靜琉道:「不用再說!」小夢傷心地道:「是,前輩!」

  靜琉道:「如今妳要做之事,乃是找出地武十二神器,對抗魔天十宿。」小
夢問道:「地武十二神器? 魔天十宿?」靜琉君道:「地武十二神器乃是十二
把武器,分布在十二個人身上,這十二人,乃是天下絕世超凡的高手,每一位都
擁有驚世武學;而魔天十宿則是不死魔神百命授的部下,個個具備遠超過一等高
手的實力,如今道天已滅,十宿應該已有兩名突破封印,準備血染人間,放出其
餘的八宿及不死魔神。」
 
  小夢問道:「那我要如何找到十二地武呢?」靜琉君道:「五塵天及武氏世
家,妳都可前往一試。」小夢頷首,靜琉道:「這一路上難免有所波折,這樣吧
,我派劍郎隨妳一起,省得他一天到晚都想找人打架。」短髮少年道:「可是…
………要我跟隨一名女人……」靜琉道:「這是命令!」劍郎只好心不甘的答應
了。

  臨走前,白色皇衣交給劍郎一封錦囊,說道:「如果有一天,你聽到師父的
死訊,就打開錦囊,照上面寫的去做。」劍郎大驚:「師父……………」靜琉微
笑:「只是萬一,不用擔心。」

  這時小夢問道:「前輩,後生可否大膽問你一個問題?」靜琉道:「妳說吧
!」小夢道:「前輩是否曾經有過一位女兒?」小夢眼中充滿了期待,可是靜琉
君的回答則是:「天將暗了,早點啟程吧。」說完,身形一旋,化做祥光離開了
道天。

  「前輩啊………………」小夢嘶聲地大叫,同時晶瑩的淚珠從眼中奪眶而出
,小夢聲咽地說:「為什麼……………為什麼你不承認你是我父親?」小夢泣不
成聲, 劍郎上前說道:「也許…………師父真有難言之隱。」小夢泣道:「你
……你怎麼知道我跟前輩之間的關係?」劍郎道:「在��父的房間中,有著一幅
畫像,師父常常忘神地看著畫,而有一次在我打掃之時,看了畫像一眼,畫中的
女孩雖然幼小,但神韻與妳非常相似,所以…………」

  劍郎拉起小夢,擦拭她的淚水,說道:「不要灰心,等任務完成,我們一起
回轉儒天,相信師父會承認才是。」小夢微微地點頭:「嗯。」

  劍郎:「走吧!」小夢道:「去哪?」劍郎道:「如今先去我出生的地方-
東塵天,或許那裡有我們所要找的人。」小夢道:「好吧。」

  天邊的彩霞漸漸泛黃,夕陽也慢慢西墜,大地一片靜寂,小夢隨同雪羽劍郎
,一同踏上未知的道路,一片新的環境-東塵天。

  精采…………小夢與劍郎能如願找到地武十二神器,對付魔天十宿嗎?傳說
中的十二地武,又是誰呢?而魔天十宿又是何等超強的角色呢?

  〝百命授〞,這個傳說中的不死魔神將會對未來的武道產生何種的影響呢?

  就在同一時間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兩條邪氣逼人的身影,漸漸靠近佛天了,刺激…………………魔天雙宿開始
行動,目標正是佛天之主-書匠千字文,緊張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神秘鬥先天,神
秘的雙宿能如願破除佛天的封印嗎?



PUB裡被姦

下個月,我要結婚了

大奶妻女

說我餵不飽妳嗎?

遊戲認識淫蕩女

我的孕婦媽媽

強∼∼姦∼∼吶∼∼

嬉遊記

討厭~腿都合不攏 啦

女記者王怡仁

DVD驚魂

表兄弟艦隊

累到連按摩棒都沒拿出來

Lesbi的性幻想

為了房子,妻子被插

是憐,是愛,還是情

心愛的Lesbi

進錯房間上錯床

萬老師求求你讓我過啦

咬著那粒小草莓
其實有時男人的喜新厭舊不是真得想另起爐灶,而是想證明自己還有人要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